5G来了! 可望加速智慧出行

(张广文/採访报道 ) 5G的话题早已红红火火。即使未来5G网路可能给带来的一些变化,今天大家可能很难想像。但从速度与云化发展去思考,即可预测,5G应用肯定会加速智慧出行。

2009年10月两个运营商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发佈了全球第一个4G网路。当时,网络速度可以到100兆,令人震惊。4G带来了什麽价值,那时倒是没有谈,可是后来的发展及效益的确让人惊喜,故也引发大家对5G的期待。

华为公司5G DIS产品线副总裁徐之兵指出,中国的4G网路是从2014年底开始发牌,2015年初开始建设,也就是说4G网路在中国也就5年的时间。许多发展实际上已经受益于4G网路的普及和实用,没有4G网路就不会有今天的共用单车、美团,以及中国互联网公司百度公司(Baidu)、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腾讯公司(Tencent)三大巨头。4G网路已经从实质上,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生产方式。现在更是没有人会带着现金出门了,所有的支付系统已经全部切换到移动化了。

华为在全球第一个4G网路发佈的时候–2009年,启动了5G网路的研发。伴随者4G网路的普及,5G网路现在已经走向商用。未来5G网路可能给带来的一些变化,今天大家可能很难想像。

徐之兵表示,2018年的6月23号,全球第一个5G网路的标准冻结,随后宣佈这个网路要成型需要三个基本的要素,也就是标准、频谱、牌照。5G与网路之间互联互通,不同国家、不同区域,甚至端管云也要互联互通。中国的频谱跟牌照是归一的。中国政府从2015年就驱动了5G网路的集成验证,到2018年11月23日,中国有一个叫IMT-2020 5G工作组,完成了在中国5G网路端到端的集成验证和测试。也就是说,从国家层面批准,将华为、中兴、爱立信、诺基亚,高通的晶片、三星、苹果、OPPO手机、vivo手机等,都已经在实验网上进行了一个验证和测试。中国科学技术院大学怀柔外场进行了好几年的业内测试。

接下来,运营商要开始启动实验网路的建设,同时国家要给运营商发频谱。其次是执照,因此,从今年1月开始,中国5G网路的建设就已经启动了,而且是不小规模的建设,不管是移动、联通和电信。2019年的6月6号,中国工信部向四大传统运营商以及中国广电,发佈了中国5G的牌照,同时,习主席在俄罗斯也见证了华为跟俄罗斯MTS运营商的普及战略合作签约,从国家层面支持华为,标志着中国的5G已经来了。

中国三大运营商已经启动建设

今年年底中国就会从基站的数量、覆盖面积与投资的规模,建成全球规模最大的5G网路。三大运营商已经启动建设,像移动已经启动了40个城市的规模建设。移动将是主要力量,因为其可支配的资金、可投入的资源更多。北上广深,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三加一,加上重庆和成都经济中心,这三个区域的重点城市重点区域会实现全覆盖。北京五环之内年底要实现全覆盖,上海基本是全市全覆盖,上海和北京的移动与联通会各建一万个网,一万个基站。

5G网路的发展是以中国、日韩、中东、沙乌地阿拉伯、迪拜、英、德、瑞士为先,有频谱,有网路。4月3日,韩国领先美国1小时发佈了5G业务。英国在4月18日也有5G业务的覆盖。瑞士现在也已经发佈了,网路建的比较多。中国则是6月6日。

对于垂直行业来说,不管是航空还是交通领域,网路终端的使用已经具备了。5G模组分为三类,第一个是通过CPE,有网路,设备支援WiFi,那就用5G的CPE来转WiFi信号使用,现在已经可以实现了,也有商用的了,这是第一个在垂直行业应用,比如在机场做一些品牌的营销发佈。再者,3G有一个外插式的,插在电脑上就有WiFi信号,到今年年底的Q4,也会出现插式的5G。内嵌式的5G晶片,可以内置到所生产的各种设备裡,更方便、更简单。明年Q1,网路建设完之后,使用的重大设备就是一个云平台了。

华为公司5G DIS产品线副总裁徐之兵

要如何从5G趋势里受益?徐之兵表示,现在大家都在讨论5G是什么,到2021年,则会讨论怎么样应用于行业了。想投资,要知道底线和边界,以及机会窗在哪。今年如果就开始做5G业务的部署,第一个受益的就是品牌价值、品牌溢价,也就是这个企业的头牌。比如在航空领域,现在正建的大兴机场,建设的起点就是5G。行业里面需要这些头牌来先行先试。

走向5G,头顶的云要够大

要注意的是,不要过度的放大或神化5G,说到底就是一个技术而已。相比于4G来说,只是在某些方面比4G强了很多。大交通、航空、地铁、高速铁路在中国都很发达,还有农业、建筑、医疗这些业务云化的行业,以及水平越高的行业,将优先从5G的网路裡面受益。网路不管2G、3G、4G,甚至WiFi、蓝牙都是一个数字基座。头顶的云足够大,足够健壮,才需要一个很强大的数字基座。如果云都很小,连4G都不需要。因此,5G不能独立存在,必然会依赖于AI技术、大资料技术。

如果5G技术得到了充分的伸展和体现,业务上云就会出现,业务走向有线化,像是现场直播、微信直播、微博直播、会议记录传播等。今天去了哪儿、公司发生了什麽事、员工申请单不用直线审批就可以处理,这都是业务上云的标志。而业务是上云的,因此需要一个云平台,而且云是可行走的,云围绕着人在转,是移动化的。如果没有做到移动化,也不需要5G,在办公室用WiFi,在家裡用有线就够了。

另一方面,集团层面要有业务上云战略,并且想提升运营管理效率,始终云围绕着自己转,到哪裡都可以处理这个云,就具备了条件。这是垂直行业的业务上云。

此外,端侧,也就是触达点,要实现从无源到有源的转变。比如汽车有中控系统,要升级就必须开到4S店,自己下载不了软体,无法升级。不过,现在有些汽车中控系统是一键式的,可以直接下载,系统升级更新了,更加稳健了,它的端侧开始从无源变成有源了,可以感知了。例如,抄水錶,靠人工效率极低,还有很多的模糊地带。加上了智慧水錶,不用找人,数据直接可以收集,搭配绑定银行卡,每个月自动结算,在末端把原来无源的东西变成了有源,资讯可感知、可触达。这就是典型案例,可以衍生到生活生产每个方方面面,而且不用依赖于特定技术。

当在云端有一个管理体系、架构,不管是设备、设施还是一些工具,具备了有源化之后,才需要一个无处不在、健壮、大容量、广泛连接的渠道。

2020年后人人用得起5G

徐之兵表示,每个人都用得起5G,只需要三年,2020年之后就可以。当手机低于1,000人民币的时候,基本上终端就开始普及了,这时模组和晶片也会低于20人民币。原因在于第一波5G的国家和区域有中国、日韩、欧洲大国、美国,人口多,相对来说可支配消费的人口比较多,规模就是效应。

在垂直行业需要多少年?答案是并行的。在中国第一个开始真正拥抱5G并且深入的公司就是上海商业飞机製造公司,他们从战略、实践着手,有专门的团队在做。在航空领域,美兰机场在做一些品牌的发佈。用于生产系统的则是东航。6月30号开始试运行、9月30号开始对外商用的大兴机场,将是中国5G的样板点,数字技术足够好,呈现全业务、全场景,机场、航站楼、跑道、火车、酒店、宿舍、托运行李、管理系统,全部5G覆盖。

建好了5G网路,一网打尽所有的能力,收割所有的功能,进而改变社会、改变生活,业务逐渐云化、逐渐数字化,逐渐走向云端,这样5G网路才可以真正的为所有人所用,造福所有人。

Sponsor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