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新巴厘 驱动印度尼西亚的美好转变

(钟韵/採访报道) 仅在今年前四个月,印度尼西亚旅游部便已携业者从中国西南到东北一、二线城市举办了多场旅游推介会。与前几年相比,印度尼西亚近期在中国的旅游推广力度明显加大,且焦点非常明确:推广「十个新巴厘」。许多参与过巴厘岛投资的企业,都有心加入到新目的地的开发,并将通过就业机会和财富为当地社会带来显著的乘数效应。然而,基础设施将是这些新目的地发展和成功的关键。

据瞭解,印度尼西亚虽有一万七千多个岛屿,但长期以来40%的游客眼裡只有一座:巴厘。因此,「十个新巴厘」此项计划旨在打造及宣传巴厘岛以外的十个目的地,疏解巴厘饱和压力的同时,也让旅游收入流向国内各处,使印度尼西亚全境旅游热度更为均衡。作为2017年推出的计划,「十个新巴厘」概念也正逐渐向中国市场扎根。

这十个目的地分别是:北苏门答腊省的多巴湖、邦加勿裡洞省的丹绒格拉洋、万丹省的丹绒勒松、苏拉威西省东南部的瓦卡托比、龙目岛的曼达利卡、中爪哇的婆罗浮屠、东爪哇的普罗摩火山、北马鲁古的莫罗泰、雅加达的千岛、东努沙登加拉省的拉布安巴佐。

这些已具标志性但游客数量相对少的高潜力目的地,都面临可达性和基础建设不足的问题。为此,印度尼西亚政府大举推出了加强机场建设、设立经济特区等促进景区发展的措施。经济特区之一的曼达利卡(Mandalika),开发进度尤可关注。

曼达利卡积极进行开发

印度尼西亚旅游发展公司 (ITDC)投资与营销主管Ricky Baheramsjah

印度尼西亚旅游发展公司 (ITDC)投资与营销主管Ricky Baheramsjah介绍,作为目的地,曼达利卡实际上已有30多年的历史,但是1998-2000年的亚洲金融危机迫其开发推迟或取消。2015年后,由印度尼西亚政府授权将曼达利卡作为旅游目的地开发、管理和运营的ITDC(前身为BTDC)完成了曼达利卡地区的详细总体规划及道路、海滩和公共设施等关键基础设施的建设,未来5年并将持续投入2.48亿美元,用于该地区其余基础设施的开发。

就目前而言,除了上世纪90年代开业、102间客房的龙目岛诺富特酒店之外,曼达利卡周边几无住宿设施,但是接下来五年内,曼达利卡的酒店客房预计将达2,500间。262间客房的普尔曼度假村计划于2020年第一季度开业,派拉蒙酒店和度假村、地中海俱乐部、皇家鬱金香、 Shaza 及 Mysk by Shaza、雅乐轩等品牌接下来也将相继进驻;ITDC与其他品牌的谈判则盼至今年中完成。未来曼达利卡总开发面积为1,1175公顷的区域内,预计将有约12,000间酒店客房、350,000平方米的商业空间、吸引通过印度尼西亚南部的游艇和其他船型的78泊位游艇码头,及一座主题公园。ITDC还将打造世界上唯一可容纳摩托车比赛的街道赛道,2021年举办国际摩托车赛事Motogp™和Motul World SBK。

Ricky Baheramsjah提到,康养和赛车运动在中国普及率的增长引人关注。一方面,结合健康生活方式的瑜伽旅游正迅成趋势;另一方面,全球超过25%的赛车迷都来自中国,且数量还在不断增长。这两点对曼达利卡的总体规划至关重要。

他指出,印度尼西亚广阔的群岛中,每个角落都有迎合不同兴趣点的特徵、遗产、文化和玩法,因此为游客提供的也是不同于其他单一目的地、非常独特的体验。位于龙目岛南部的曼达利卡俯瞰印度洋、横跨有6个特点各不相同海滩区域的16公里海岸线,结合可观海的迷人山丘,使其独树一帜。

交通方面,距曼达利卡20分钟车程的龙目国际机场与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澳大利亚有直飞航线,但印度尼西亚统计局(BPS)的资料显示,入境游客仍多以岛上港口(特别是西部连接巴厘岛的港口)为门户。ITDC期望地方和中央政府正在启动和资助的现有基础设施持续完善,以进一步提高进入曼达利卡的可达性。

可达性为重点挑战之一

关于「新巴厘」计划,Ricky Baheramsjah认为,印度尼西亚开发新目的地的战略既雄心勃勃,又具有巨大潜力。「我们看到了旅游业为周边国家带来的好处,当然也看到了巴厘岛旅游发展的巨大乘数效应。仿效绝非易事。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旅游部一直强调,能为任何新的目的地带来类似的成就的要素是“3A”,即可达性(Accessibility)、便利设施(Amenities)和活动(Activities)。」

他坦言,鉴于印度尼西亚是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可达性为其必须克服的重点挑战之一,而政府的支持至关重要。这不仅包括交通通达性,更涵盖当地基础建设,特别是港口、道路和公共设施。以此为基础,ITDC会专注于提供满足大多数游客期望的便利设施、设备和服务,以及开发能良好展示印度尼西亚自然美景的相关活动。

从通达性思考市场发展

交通方面动作频频,显示印度尼西亚近两年正积极解决让客人「到得了」的第一要务。相关资料显示,搭乘低成本航空到访印度尼西亚的游客占总体约七成,且每年增速约55%;相较之下,搭乘全服务型航空到访的游客每年增速仅7%。因此,印度尼西亚许多新、改建的机场都以低成本航空为主要服务考量。

比如,雅加达除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有两个航站楼正分别为低成本航空国际、国内线进行改建并将建新航站楼之外,还计划另兴新机场;望加锡国际机场有计划进行扩建;巴厘岛也将新建机场等等。

印度尼西亚政府也积极促进更多航线的开通。仅中国市场而言,特别是在印度尼西亚连城航空进入之后,近几年太原、昆明、厦门、南昌、南宁、遵义、渖阳等多个一、二、三线城市都新开或加开了印度尼西亚定期或包机直航。今年四月,甚至还传出印度尼西亚政府为确保旅游吸引力,压制机票价格上涨的消息。

令人玩味的是,印度尼西亚政府展现以新加坡借力打力的企图心。据瞭解,其初衷是往鱼多的池子裡钓鱼。一来,每週约有7,400架航班起降新加坡、每年约6,500万人次经新加坡通往世界各地;二来,新加坡已经是国际游客通往印度尼西亚各目的地的主要门户;再者,从新加坡至印度尼西亚巴淡岛和民丹岛只需约一小时船程。

进一步来看,将新加坡邮轮市场吸向印度尼西亚,也有发展空间。近期印度尼西亚旅游部的中国市场推介会看得到新加坡的旅行社和航空业者参与,除新加坡与印度尼西亚更多目的地之间的航线持续开通外,新加坡航空也刚完成了与印度尼西亚鹰航共用协议的进一步扩大,两地结合的旅游线路选择越来越丰富。旅游产品方面,新加坡+巴厘岛、民丹岛或巴淡岛的团行产品在中国市场虽有,但并不多;自由行攻略倒是不少。

不过,此战略并未获得业界百分百的认可。有印度尼西亚业者指出,新加坡对于邮轮旅游来说确实是极佳的枢纽门户;从新加坡登船的客人可以在到达终点站澳洲前,串联印度尼西亚各地一路玩下去。但要说航空,绝大多数客人还是倾向短到中程、不转机的安排,而中国与印度尼西亚的相对位置正好很适合各种航点的组合,因此加强开闢能让目的地接触重要客源市场的直飞航线,作用会更大。

强化天然灾害应急管理

去年,印度尼西亚吸引了1,581万游客到访,未达到1,700万人次的目标。无可避讳,巴厘阿贡火山喷发、龙目地震、苏拉威中西部地震和海啸、万丹省汤勒松海啸等一系列自然灾害以及多峇湖渡轮倾覆致上百人丧生,重击了印度尼西亚旅游业。有当地业者担心,不安全的形象将使印度尼西亚难以达到2019吸引2,000万游客的目标。

坐落在环太平洋火山带,使得印度尼西亚天生带有自然灾害频发的特质。这虽不影响其旅游资源之美好,但却意味当地政府必须多付心力,保证游客能玩得安心。想複製巴厘成功模式的新目的地,也要做好随时跌倒、随时爬起来的心理准备。据悉,印度尼西亚正在开发、植入旅游目的地的减灾技术,借以改善旅游体验,但印度尼西亚何时会有完善的预警、保护和善后系统,尚不明确。除了事故当下的人身安全,外来游客在事故过程及航班尚未恢复之前如何安身、旅游团额外费用如何安排等问题,如果处理不当,都有可能成为旅游品牌致命伤。

对于目的地来说,在面对重创可能性的同时也持续发展基础建设、打造旅游品牌,实属不易。以去年中遭遇强震的龙目岛为例,Ricky Baheramsjah说道,不仅西、北部基础建设须花时间恢复,全岛的旅游行业也受到了严重打击。不过,全岛对于前景仍乐观以待,也相信MotoGP世界摩托车锦标赛等重要活动,将助力龙目得到更好的发展。

他指出,投资者的普遍观感是,旅游和酒店业是长期业务,可以承受不幸发生的自然灾害。也因此,长远来看,多数投资者仍认为曼达利卡和龙目岛是旅游和酒店项目发展潜力非常强的市场。

Bali> 巴厘岛凸显独特文化捍卫竞争力

印度尼西亚的游客中,四成以上都被巴厘一个岛所吸收。去年,有一百三十多万中国游客到访巴厘岛。不用说,表现非常出彩。但是,如何面对未来十个目的地的挑战?

从官方角度,巴厘岛旅游局虽声明未将这些新晋目的地视为竞争者,但也指出,其将更专注于旅游品质的提升、拓展利润更丰厚的市场。至于策略,一是著眼文化。作为印度尼西亚唯一信奉印度教的地区,巴厘岛的本土文化与印度尼西亚其他地区有差异。巴厘岛旅游局旅游推广负责人Agus Yudi介绍,旅游局会凸显其特色,同时在巴厘艺术节、Makepung杯水牛赛、乌布作家读者节、巴厘瑜伽节、85个国际旅游节的基础之上,打造更多有创意的活动,并以数字化方式宣传巴厘旅游品牌。

二是开发人造景点。三是加强拓展婚礼、蜜月市场。此外,据悉当地卫生部门也正为康养旅游市场的发展架起必要的标准、法规,向发展至为迅猛的国际康养旅游市场挖上更大一勺羹。

从民间角度,想必竞争加剧未被巴厘旅游行业视为好消息?业者如何看待新局势?旅游局仅表示,当地业者会提升产品多样性、包装更有意思的产品。ITDC因在巴厘岛运营努沙杜瓦豪华度假区,倒是有更切身的思考。Ricky Baheramsjah说道,四成的印度尼西亚入境游客市场份额反映了巴厘岛的目的地实力。在印度尼西亚旅游部为发展和提高印度尼西亚整体旅游市场份额而提出的「十个新巴厘」愿景之下,巴厘岛虽肯定将面临竞争,但由于这些目的地各自提供独特的体验和价值主张,最终,此策略会吸引更多游客到访整个印度尼西亚,同时巴厘岛仍会保有巨大份额。

他有信心,巴厘岛会继续引领新发展,并将始终作为印度尼西亚国际旅游目的地开发和管理的基准。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来看,巴厘岛旅游业都会保持强劲。

从投资角度,Ricky Baheramsjah进一步分析,巴厘岛为早期投入旅游产业的投资者带来了非常丰厚的回报。「十个新巴厘」的总体目标是将成功和组合多样化的投资进行複製。就ITDC自身的经验来看,这普遍受到投资者的欢迎,以至于许多参与过巴厘岛投资的企业,都有心加入到新目的地的开发。这些新目的地最终将通过就业机会和财富为当地社会带来显著的乘数效应。然而,他再次强调,基础设施将是这些新目的地发展和成功的关键。

面临2大挑战 : 低质团、机场输送能力

除了为未来的竞争作准备,巴厘岛眼下也有问题须解决。Agus Yudi表示,首先是被当地政府称为「低质」游客的中国零团费游客问题。消费直接流向中国商店的零团费旅游不仅给当地经济带不来好处,更让巴厘旅游品牌贴上了「廉价」标籤,省政府和国家旅游局皆极为关注,并已著手整治。

其次,位于巴厘省南部的登巴萨国际机场容量仅每小时27架次,扩大输送量的能力有限。旅游局代表表示,意图提高巴厘接待能力,同时平衡南北地区发展的巴厘北部新机场预计2020年开建,2025年投入使用。不过至今年2月,当地媒体指出,关于跑道应建于陆、于海,省政府和中央政府尚未达成共识,故时程尚难确定。该机场如同印度尼西亚许多新、扩建的机场一般,将专注服务低成本航空。

中国市场方面,据官方统计资料显示,2018年到访巴厘的中国游客达136万人次,虽较2017年的138万下跌了1.76%,但仍为其第一大国际市场。Agus Yudi表示,从上海、北京、昆明到广州,各客源地皆长势良好。另外,巴厘省政府也建议旅游局与中国的旅游目的地在旅游管理、环境和科技方面进行交流。为便利中国游客,当地商家已纷纷植入微信支付;未来,旅游局期待双边业者能在营销、销售、考察等方面加强合作,吸引更多「高质」游客。

再看看新动态。Agus Yudi介绍,巴厘岛「白名单」上已有许多优质酒店。此外,2018-2019年从努沙杜阿、水明漾、金巴兰、乌布到库塔等巴厘岛各地都有中到高端的本土或国际品牌酒店完成翻新或全新开业。活动方面,巴厘岛动物园今年四月份推出了「夜游动物园」冒险之旅。夜幕降临后,动物园会邀请客人体验从双层巴士顶上用手喂食哺乳动物、在离动物园常驻狮群仅几米的地方享受传统巴西烤肉、观赏惊险火舞等;服务套餐包括酒店回程接送、喂鹿、喂象、夜间动物园导览、遇见夜行动物、晚餐、火舞表演和保险。

Target China>用数字化营销打开中国市场大门

2018年,约214万中国游客到访印度尼西亚,2019年,印度尼西亚旅游部目标吸引370万人次到访。「数字化」是印度尼西亚的重要营销手段。据瞭解,印度尼西亚所接待的国际游客中,过半属于千禧一代,因此打造千禧一代所适应的数字化环境、利用数字平台和共用经济达到营销目的,备受重视。

在中国,印度尼西亚旅游部已与携程进行了从营销到销售到全面深度合作,而从地方旅游局到旅游企业,都认识到数字化推广的重要性。比如在巴厘岛的未来发展计划中,除了推介会、考察团等传统推广方法,数字推广也是将资源和产品信息传送出去的重要渠道。

鉴于到访印度尼西亚的中国游客量和市场层次的差异,ITDC也认为,吸引客人的最佳方式是部署能够服务中国市场的基础设施。方法之一是建立有针对性的合作伙伴关係和数字促销活动,来吸引这个特定的市场。提供信息传递系统和支付系统等中国市场所熟悉的附加服务和接触点,也至关重要。他们相信,数字化必须是关键战略,特别是在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上进行营销,以向中国游客传达潜在的产品。这些面向中国市场的社交媒体平台,是将其产品介绍给各个细分市场并最终吸引他们到访印度尼西亚的关键。

同时,Ricky Baheramsjah也表示,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业者若欲互利互惠,通过参加研讨会、展览和一对一洽谈分享行业经验和最佳实践经验,并相互瞭解双方的市场和服务是最重要的。他再次强调,最终,瞭解中国游客的各种偏好和需求,提供适当的基础设施,至为必要。

Sponsored Post

LEAVE A REPLY

*Comment moderation is in use. Please do not submit your comment tw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