跻身国际航空枢纽必须正视中转效率

(钟韵/採访报道) 大型国际航空枢纽欲取得国际市场地位,这与机场的中转功能和效率密不可分,而好的中转枢纽建设离不开前瞻性的机场规划设计。

很多人说国际竞争力这个词已过时,但京津冀民航协同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豔伟认为,这个「词」或许过时,但是这个「事」还没有过时。也就是说,国际枢纽的市场地位,主要还是靠中转品质所决定。

据相关资料分析,从东南亚到欧洲的中转市场中,广州机场从地理位置来看其实并不差,然而排位比较靠后;从东北亚到美国的中转市场中,中国三大枢纽的排名同样比较靠后。她指出,有一种业内观点是,中国的机场直达旅客收益比中转旅客收益要好,且资源紧张,不应过于顾及中转客人。

但她并不认同这个观点,因为资源瓶颈可以突破或者改变。她认为,直达旅客量固然非常重要,但是中转旅客也应纳入考量,而要提升机场中转效率,必须摆脱硬体条件的约束和软性条件的约束。

硬体条件方面,

1. 首先,机场的规划设计先是决定了机场的最大容量,接着决定各个方向的旅客流向。一旦规划建设完成,该设计将在很长时间之内,对机场运输业务的运营模式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后期若想改变,往往是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机场改扩建、再投入、再改,往往比盖一座新机场还要费劲。

2. 其次,在机场建设规划当中,影响中转效率较大的问题,是对于各个方向中转旅客流量的预测。

3. 再次,在设施设备方面,一是需要留意到行李系统的功能和稳定性对流程的支撑作用尤为重要。二是需要注重旅客疏散设施的建设。她强调,机场的硬体检测规划就是机场的基因;这个基因一旦决定了,便决定了机场未来几十年的发展模式。

软性约束方面,

首先,欧洲的一线枢纽面对二三线机场发展,事实上是更加强化了自己航线网路这样的中转衔接能力,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够最大可能的增加自己航线网路的连线性,也更快的服务旅客,这才是在竞争当中致胜的根本。她并提到,中国的大城市比较多,点对点的网路它有存在的必然性和合理性,但是国际航线网路的衔接性,还是需要有目的地去打造和设计。

其次,流程设计还需不断优化。她举例,史基普机场在中转流程设计当中区分了国家,比如,来自北美的客人中转可以不必过安检,来自东南亚、东北亚的客人可以从另一条动线再过一次安检;繁忙期,小包可以通过专门的通道;旅客甚至可以在飞机起飞前,通过免费APP进行安检预约等等。

当然,中转产品的设计和流程的效率,还和很多其他因素有关,比如海关连检单位的配合程度与效率、跨航司中转等。她强调,目前中国旅客对于机场中转效率并非没有需求,也不是需求量不高,而是因为中国的机场在这方面的能力还是有一定的提升空间,所以旅客在选择的时候,往往就会把自己国家的枢纽自然而然地遮罩掉。

她说道,如果北上广的定位是大型国际航空枢纽,未来又想在三大世界级城市群取得国际地位,除了谋求运输规模的增长之外,更应注重国际市场当中的地位。而这种地位的获得,与机场的中转功能和效率密不可分。

Non–airline Revenues| 提升中国机场非航收入 系统优化迫在眉睫

大型机场的非航行业红利巨大,中国大型机场在此领域总体表现不佳。要从非航角度使机场流量变现,系统优化迫在眉睫。

罗兰贝格管理顾问公司全球合伙人于占福说道,得益于国民经济的发展、经济品质的提升,据过7年的资料显示,中国机场输送量10.6%的年均增速,明显高于8.2%的全球平均水平。随着全国人均出行次数提升,中国航空旅客的总运输量有望在2022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单一航空市场。但是从非航收入的角度来看,中国和全球大型枢纽机场相比,差距却非常明显。会出现这样的景况,他归纳出几个原因。

首先,中国机场非航服务的业态单一,是一个最重要的根源。他解释,中国很多机场的非航收入目前较局限于餐饮、购物等等,而国外有些机场能够参与到房地产建设,甚至是更多元的业态组合。反过来看,相关调研显示,旅客其实也非常希望在机场裡能找到电影院、博物馆、游戏厅、观光台、游泳池、个人体验区等等休閒设施。随着中国游客的国际性体验越来越多,这些需求在中国的机场行业裡也将慢慢出现。

其次,中国机场同城不同价(尤其是在餐饮方面)导致旅客降低消费意愿,也造成了一种恶性循环。于占福认为,从物流成本、用工成本等等的角度来考量,机场的商品确实是会比城区高;但是从商业的角度来看,如果换一种思路,在前期做一些投入、把水平拉平,消除旅客心理的门槛,达到平价消费,其实完全可以利用价格上的调整,启动正迴圈。

再次,客观来讲,中国的机场很多商品摆设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且国内航段也没有免税优惠。因此无论是服装、箱包还是食品、超市等,多数人除非在特别紧急的情况下(比如特别口渴、饿,去买一些吃的,)并不会明显的实际消费意愿。入驻机场的商家本身商业表现非常差强人意,机场的非航收入自然连带会受到影响。

此外,中国的机场(尤其是一些新修的机场),似乎潜意识裡都在追求建筑形态的高、大、上,因此会出现从地面到顶棚非常宽敞、空旷的内部空间。这对于商业气氛的打造非常不利。对于单个店面来说,花心思所设计的局部佈局,其实非常容易稀释在特别空旷的背景裡,使得机场整个商业氛围非常受影响。从消费心理学的角度,这从某种程度上会冲淡旅客的消费意愿。

最后,从细节角度去看,中国很多机场店面的动线设计,明显缺乏合理规划。比如,常规的高频、高消费人群的航线都会去到哪些登机口,其实在路线上都可以更有意识地去佈设单品价格较高的店面。他指出,在微观层面上,中国的机场还有很多分析和优化工作可以做。

他表示,中国的机场可以从五种维度改善提升非航收入。首先是在机场硬体设施设计理念上做一些调整,使硬体优化、环境转变。其次是使业态更为丰富,从传统非交运基础设施的定位,向现代城市生活的公共设施功能进行转变。再次是价格调整、启动正迴圈。利用平价消费解除旅客的心裡芥蒂,其实客人消费的闸门和欲望可以快速打开。接着是专门针对特定客群,进行定向聚焦。最后是广告收入。通过广告技术手段的变革,增加在机场这个场景裡面广告的互动的效果,未来可以引导市场对广告效果的评价为更为直观、量化和具有说服力。

Sponsored Posts

LEAVE A REPLY

*Comment moderation is in use. Please do not submit your comment twice.